万俟桑歌

梦里不知身是客.
摘得星辰满袖行.

九严/问情天下(一)

计划很久又差点胎死腹中的网游Paro。

*张芃芃反性别者设定

Ready?

Go!

—————————————————————————————————

      杨严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入目是昆仑虚一片茫茫白雪。他将自己的人物隐藏在结了霜雪的白草间,不断调整着视角观察周围目标是否出现。

      他现在用的是小号,专门接仇杀任务的暗影小号。收人钱财替人报仇,杨严办事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故而《问情天下》的游戏论坛上经常会出现“无影女侠”的名号。这女侠的称号则来源于——呃,“疾无影”它是个女号。

      暗影敏高攻高,最适合干暗杀这档子暗戳戳的活儿。至于为什么要玩女号呢,杨·自诩直男·严表示,这女暗影看着不是一般的养眼。波大腰细脸蛋美,在蹲点等目标的时候还能痴汉痴汉女儿打发时间。所以疾无影这个号光是外观就占了好几页背包。当然,这建立于他荷包里的数字蹭蹭上涨的基础上。他接仇杀赚了不少钱,这钱先是用来养他仍然是个暗影的大号,剩下的则用于购买外观,把自家女儿打扮的美美哒。

      昆仑山顶夹杂着冰雪的风儿依旧喧嚣,杨严移动着鼠标,目光未曾离开屏幕分毫。终于,一点白色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中。他转动滚轮将视角放大,看清了那是个仙风道骨的白袍道士。杨严在看到他头上“三味曲生”四个字时眸中闪出了亮光。

      道士身背药篓,显然是来采药的。杨严心中一喜,如此便可杀他一个出其不意。只是对方是个元灵,总有那么一两个用以清Debuff的技能,他若是贸然使用毒镖一类的暗器,会有打草惊蛇的风险。

      看来只能靠物理攻击了。一步……两步……三步……眼看着道士逐渐接近,杨严悄悄地给自己加上了状态。他注视着那个道士的身影,心中默念步数。四步……五步……就是这里!

      藏匿许久的暗影迅速起身,闪到了那个元灵身后。杨严操控人物扬起匕首对着他猛刺下去,利刃化作一道森冷银光,连带周围的荒草顿起一片风声鹤唳。满状态的高攻暗影出手自是不凡,一招便下了对方一小半的血。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他又唰唰补了几招,元灵的HP值也随着哗哗地掉,不多时人物形象就变成了灰色,栽进了厚厚的积雪里。眼见得手,杨严迅速隐了身形离开,地上只剩下了那个可怜兮兮躺尸的元灵。

      【密聊】你 对【燕山胡骑】说:嘿,任务完成了。
      【密聊】【燕山胡骑】对 你 说:多谢女侠,金我给你U过去,记得签收哈。

      附近就是城镇,杨严跨上马奔到了驿站,果然接到了三千金。他刚打算找商人去换了点券挑挑新外观,消息提示音却又响起了。

      【密聊】【三味曲生】对 你说:女侠?

      杨严下意识回了一个嗯,对方没有再回应。待他后知后觉地看到对方ID时心中不免有些发窘,这不就是自己刚刚杀的那个元灵吗?而且对方语气平淡,似乎来者不善。于是他赶紧又噼噼啪啪敲了一堆字上去。

      【密聊】你 对 【三味曲生】说:[对手指]呃…那个,杀你非我本意,你也知道我疾无影是专接仇杀养家糊口的所以……不好意思啦。
      【密聊】你 对【三味曲生】说:咳这位道长我知道你大人有大量虚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就不要太在意了啦,毕竟江湖总是免不了恩恩怨怨的,你说是吧?[笑脸][笑脸]
      【密聊】【三味曲生】对 你 说:嗯,知道。
      【密聊】【三味曲生】对 你 说:这个只是小号,你杀了对我也造不成什么损失。你这种接委托的不是应该追着主号杀吗?

      杨严有些愣,难道不是委托人指明了ID等信息他再出手的吗?他回了一个省略号过去,得来的回复更是驴唇不对马嘴。

      【密聊】【三味曲生】对 你 说:一刻钟后,万劫寨边的荒林见。

      寻仇!这人绝对是要给自己报仇!杨严咽了口唾沫,对着他最后发来的信息纠结了许久,还是去赴了约。

      荒林中四散着诡谲的迷雾,万劫寨这一块的天色始终是鸦青的,林间偶有狐理等动物蹿过,使得草叶在沙沙声中晃动。约在这鬼地方,是人烟稀少好办事儿的节奏?杨严的腹诽在他看到林中除了他外唯一的人时戛然而止,那人身着白色锦衣,以玉冠束发,腰间的扇子旁若有若无一圈光晕,一看就是好东西。

      他长身鹤立在此,纵然背景是这阴森荒林,却依然不影响他自成一幅赏心悦目的画卷。但最让杨严惊讶的不是眼前美人,不是美人的极品装备,而是他的ID。

      楚九,常年居于风云榜前五的大人物。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万俟桑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