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桑歌

梦里不知身是客.
摘得星辰满袖行.

九严/花好月圆

      银月照九州,桂花暗香来。适值中秋佳节,月满乾坤。

      岭南同盛都一般,在中秋的夜里也会举办花灯会。这里地方虽然不大,但在夜晚也称得上是万家灯火,斑斓辉煌。

      齐翰简单收拾了一番,走到后院那个衣冠冢前静静站了片刻,出了门。这是打他来到岭南后头一回去当地的灯会,原来在盛都时身边还有个人伴着,便也乐意掺和进这节日的喜庆氛围之中,而如今自己只身一人,倒是没了这个兴致。但现在齐翰则是要带着那个人的份,一起去赏这中秋花灯。

      当初他与杨严一北上,一南下,通一回信实属不易,比如齐翰手上最新的一封吧——他在年初收到杨严的死讯,之后杨严的最后一封信才姗姗来迟。

      信上说,五年快到了,等着他。

      齐翰看完之后只是淡淡摇头,随后用这些信立了一座衣冠冢。人都不在了,留着它们也只是徒增伤悲罢了。

      茫茫灯海,太阴庙旁搭起了戏台,戏子用岭南的地方话演绎着《紫钗记》,唱腔宛转有如滚珠,折射出一片流光溢彩。

      周围的人皆成双结对,形单影只的齐翰在一片嘈杂的欢歌笑语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当初自己还是九皇子的时候身边便没有多少人亲近,唯有一个杨严像是赖上他了,怎么也赶不走,成天跟在他后面九哥九哥不停唤着。而每年的花灯会也是他与他结伴,他猜灯谜,他提奖品;他买小食,他负责吃。

      ……倒是一派和谐。

      一年的节日里,杨严最喜中秋。齐翰曾问他何故,得到的答案很简单,直白得就像杨严本人。

      他说,因为秋日桂花开,又能吃桂花糕了呀。

      少年眉目含笑,竟让他有些许恍惚。

      齐翰迈开步子兜兜转转,买了一盒桂花糕,一只空白的灯,又在灯上提笔绘了一树桂花。

      这样一圈下来,已是逛遍了大半个灯会。四周环境与往年在盛都相似,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齐翰有些寂寥,于是他缓缓迈开步子走回去,将嘈杂的人声,斑驳的灯华都甩在身后。

      他走了好些时间才回到离戏台子不远的地方,却没什么心情再走下去了,干脆就这么站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看着台上唱念做打的戏子,但又听不进几句唱词。

      戏曲已然接近尾声,齐翰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下。他转过去,身后之人是个带着面具的男子。

      那人开口:“桂花糕,能给我吗?”

      齐翰怔住了。

      他复又将面具揭下:“九哥,好久不见。”

      齐翰盯着眼前熟悉的面容看了半晌,挑眉:“你不是战死沙场了么?”

      这下轮到杨严愣了。

      完了,当初他只想着怎么尽早脱身,却忘记了知会九哥一声 。杨严略略一转眼珠,面上装的一本正经:“我这不是太想九哥你了嘛,就……提前回来了…哎呀九哥~我知道你不会在意的……诶诶?”

      下一秒他已经被齐翰紧紧禁锢在怀中。

      杨严忽然没来由地鼻子一酸,几年来的相思似乎也被凝固在了这个拥抱中。纵然他经历过了北漠喧嚣的风沙,却还是抵不住此刻期盼已久的重逢。

     齐翰的声音亦有些发闷:“……也罢,就饶过你这一回。走,九哥带你看灯去。”

      台上李益的唱词儿十分应景:晚妆淡素,丰姿绰约,艳如绝世容。欲见珠钗今生今世莫叹飘蓬。

      但两人现在都无暇欣赏,只是携手远去,剩下一句霍小玉的唱词氤氲在月光灯海中:

三载怨恨尽扫空,双影笑拥不语中。

      端的是花好月圆,喜相逢。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万俟桑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