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桑歌

梦里不知身是客.
摘得星辰满袖行.

百无一用是书生。

书生眉目清朗,娘子眼尾葳蕤生光。

他笑言这人生虽不得赏尽万里青天山河秀,却也风月一遭,当应有记才是。由他挥毫思绪涛涛,娥眉红袖添香在身旁,便可乐至极。

然书生贪恋骀荡春光,奔波四海苍茫,不言功成名就,连做个生意都撇了家当。

朋侪尽散,娘子荆钗布裙同他颠沛漂泊,终被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倥偬坎坷压碎了魂魄,阴阳仳离。

后来书生鹤发苍苍,抚须忧悒涕泗滂沱,龙钟枯槁。他于夤夜忆起生平畴昔,依凭如豆灯点缓缓提起素笔一支,在纸上落下文题一行。

2016-10-01

太妃/你所不知道的四十个秘密之齐翰篇

*人物形象剧设与小说杂糅

——————————————————

1.齐翰在「南夏少女的梦中情人排行榜」上一直高居榜首。

2.齐翰的酒量特别好,他乐于尝试一切烈酒。——瞧他和他三哥的拼酒大赛!他在后世没准会成为那个一口气喝完一箱Spirytus酒且稳稳当当完走一段直线的的人。

3.齐翰其实不怎么喜欢甜腻的东西,所以一开始杨小公子设法跟他九哥分享桂花糕时总是失败的。

4.不过他对吃食不可谓不挑,毕竟他在宫里娇生惯养了那么些年。

5.齐翰的箭术特别好。他能在发射上天的信号弹爆炸之前精准无比地放箭射中它且不让其爆炸。

6.齐翰不讨厌风月之地,不过他盘下春江花月夜的初衷可不是这个。每个皇子...

2016-08-27

九严/不可言说时不经意的小情趣

就是一个脑洞引发的段子(・ω・)

不会有谁在情迷意乱与人耳鬓厮磨之时还能保持自身一丝不苟,纵是南夏那平日里清冷高洁的九王爷也不能免俗。往往他同杨严做那不可言说之事时亲吻搂抱间乱的不只有心绪,还有发髻。他伏在杨严身上,一头宛软青丝倾泻下来落到杨严胸膛上便成了莫大的刺激。发梢轻轻搔过的肌肤即刻就染上赤霞,痒在胸膛上,酥在心上。
这时候万万不得去看他九哥的眼睛,一双眸子里化开无尽脉脉情意,眉梢眼角满载柔情,叫人甘愿溺进其中。杨严的眼神与他甫一对上便似喝了一坛陈酿般晕晕乎乎,齐翰索取再多也任了他。

并且在事后下不了床时捂着酸软的腰暗恨自己没出息没定力总让九哥的美色误了去。

2016-07-14

九严/温柔笙歌(上)

      杨少爷今儿上了第二回酒吧。

      其实是他是个很标准的三杯倒,对,啤的,多一杯都不行。所以这头一回还是他的那些个狐朋狗友听闻他长这么大还未进过酒吧,一个两个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然后怜悯地拍拍他的肩膀,说什么也要带他去见一回市面。死要面子的杨少爷怎可能让他们晓得自己的底细,便这么被他们拐进了木樨酒吧。

       幸而内里并没有杨严想象中的乌烟瘴气,反而还有一番情调。虽然它的名字怪异...

2016-07-10

九严/问情天下(一)

计划很久又差点胎死腹中的网游Paro。

*张芃芃反性别者设定

Ready?

Go!

—————————————————————————————————

      杨严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入目是昆仑虚一片茫茫白雪。他将自己的人物隐藏在结了霜雪的白草间,不断调整着视角观察周围目标是否出现。

      他现在用的是小号,专门接仇杀任务的暗影小号。收人钱财替人报仇,杨严办事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故而《问情天下》的游戏论坛上经常会出现“无影女侠”的名号。这女侠的称号则来源...

2016-06-25

原创/问情天下背景设定。

      =古风3D仙侠网游·问情天下=

【背景设定】

      暮生大陆本是一片祥和之地,然而数万年前被封印于洪荒的邪神即将复苏,唯有找到神女碧瑶封印起来的隐魄珠方可破除这一浩劫。同时隐藏在大陆各角的邪恶势力亦蠢蠢欲动。一时间戾气四溢,妖物摧残万物生灵,百姓人心惶惶,迫不得已结成联盟。可是人类的团结并不是永恒的,这个联盟分裂成了碧水谣,转轮殿与盘辰谷三派。碧水谣与转轮殿成对立之势,盘辰谷中立。踏上征途的勇士啊,暮生大陆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职业门派】...

2016-02-08

碎碎念。

我想写太子妃网游paro 游戏背景已经
想好 求齐晟张芃芃赵王的ID
我眼熟的小伙伴可以来客串龙套XD
占tag致歉。
么么哒

2016-02-07

九严/后世记

文与题不搭边(。
私设大概多到颠覆原作…。我也不造我在写啥耶耶耶╮(╯▽╰)╭
最后那段史书随便诌的语病啥子别在意(。

————————————————————————————

      数百年后的某一天,洋洋洒洒地飘了年边第一场小雪。

      某个村子中的某个私塾里,一群小萝卜头缠着上了年纪的教书先生:“夫子,你再给我们讲讲你之前说的那个南夏皇帝吧!”

      夫子理了理书案:“南夏的皇帝多着呢,你们...

2016-02-04

九严/小段子x1

夜深了,自诩夜行侠的杨严听闻他的九哥身体不适,便奔着九王府径直而去,不疑有他。然而眼前之人分明精神得很,哪有半分病态?杨严无奈地推推斜倚在榻上一身白衣笑得狡黠的人:“九哥,你不是不舒服吗?”齐翰不起身,反倒顺势将他拉进自己怀中,继而极其旖旎地在他颈上啃咬:“是呀,本王心火亢盛,正需要你来清热泻火。”

2016-02-04

九严/花好月圆

      银月照九州,桂花暗香来。适值中秋佳节,月满乾坤。

      岭南同盛都一般,在中秋的夜里也会举办花灯会。这里地方虽然不大,但在夜晚也称得上是万家灯火,斑斓辉煌。

      齐翰简单收拾了一番,走到后院那个衣冠冢前静静站了片刻,出了门。这是打他来到岭南后头一回去当地的灯会,原来在盛都时身边还有个人伴着,便也乐意掺和进这节日的喜庆氛围之中,而如今自己只身一人,倒是没了这个兴致。但现在齐翰则是要带着那个...

2016-02-02

白衣巷/疯子.

      我们这条白衣巷,巷末有间破屋子,里头登着一个疯子。

      他曾是个说书先生,大抵因为这样,他喜欢别人叫他先生。人很清瘦,也很穷。一方破醒木,一把旧折扇,一件看不出原本颜色的长衫,一只粗糙的茶壶——用来装茶,也用来装酒。再加一床破褥子,这便是他全部的家当了。

      他疯的并不很厉害,一天总还要清醒上几回,故而到了过年他的日子尤其好过些。巷里人这时称他一声先生,提了东西央他写对联画年画,结果多...

2015-11-27

冉婳.

      现已是十月中旬。

      近深秋的天气愈发的凉,日头都躲在结了块似的阴云后面,那些云被这寒气揪成一碴一碴的,放慢了老去的水汽身子,抖一抖又落下许多细碎的带着寒意的冰渣。娇柔些的姑娘走出去总不免要裹一件大袄,将身子缩进去,缩进这隔绝寒气的铠甲里。

      夜间没月亮,稀稀拉拉几颗星星缀在天幕上。瑞珠送上一盏茶,道了姑姑今日没什么安排便匆匆退下,只留了冉婳一人斜倚在贵妃榻上不耐烦地拨着艳红的指甲。...

2015-07-22
1 / 2

© 万俟桑歌 | Powered by LOFTER